阮云欢大急,喝道,“陆姐姐!你要五哥与你一起死吗?”

陆轻漾身子一震,目光却仍痴痴的凝视着公孙宁,舍不得有片刻稍离,轻声道,“五……五郎,答应……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俊逸面容,露出一抹无奈浅笑。她对他,似乎从不曾要求过什么,此一刻,他竟然觉得,她是完全属于他的。

“帮我……照顾我的……妹妹……”陆轻漾低语,声音越来越小,轻声道,“轻凝……帮我……照顾她……”

“不!”公孙宁低吼,连连摇头,说道,“轻漾,别走!”带着乞求,带着心痛,连声道,“轻漾,你别走!不要再抛下我!”她要走了,她要离开,却将他塞给旁的女子!

“五郎……”陆轻漾摇头,撑着最后一丝气力,轻声道,“答应我……求你答应我……那是……那是轻漾唯一的妹妹……不要让她……不要让她受苦……照顾……照顾她一世……”淳于弘杰谋反,必会牵连陆家,能救妹妹的,也只有功勋卓著,世代公卿的靖安侯府!

陆轻漾的妹妹!

阮云欢回头,望向那容颜惨淡的女子。眼前,似乎现出四年前,陆轻漾出嫁时,那个抱着她大哭不止的女娃,心头,泛上浓浓的酸楚。陆轻漾,是以怎样的一颗心爱着公孙宁,竟然要亲手将他推给自己的妹妹,只为了,让他活下去!

而此刻,她心中也似已明白。

公孙宁武功卓绝,不亚于兄弟中任何一人。可是上一世,他分明可以不死,却以那种惨烈的方式收场。如今想来,当时,陆轻漾必然已不在人世,三王之乱,只是给他一个名正言顺离开的理由罢了!

公孙宁脸色惨白,凝视着怀中人儿渐渐黯淡的眸光,在她声声恳求中,终于轻轻点头,哽声道,“好,我答应你!”手臂收紧,将怀中的女子嵌入怀中,铁骨男儿,终于落泪,大声道,“轻漾,我答应你!我公孙宁会活下去,有我一日,不会让轻凝吃苦!”她要救的,不止是她的妹妹啊,更重要的,她是要他活下去!

“五……郎……”笑意掠过陆轻漾唇角,还不曾成形,便已凝结,定格成一个永恒!

粉色公主房间里的可爱女孩

“轻漾!”公孙宁低唤,望着她慢慢阖上的双眸,强抑心头酸楚,抱着她慢慢起身。仰首间,但见奴市的另一方,一彪人马正冲杀而至。当先一个清瘦少年,黑衣黑衫,手使长枪,挡者披靡。

公孙宁深吸一口气,扬声道,“十一,诛杀淳于弘杰,不必手下留情!”

阮云欢眼见陆轻漾身亡,早已心神俱伤,只是身系公孙宁安危,只能咬牙强撑,此时见公孙宁振作,甄十一杀到,不由大喜过望,向一品居楼上一指,喝道,“十一,淳于弘杰在楼上!”劈手夺过一柄钢刀,反身向一品居奔去。

楼上淳于弘杰但见陈留兵马虽少,但却个个勇猛,不由大吃一惊,低呼一声,转身便逃。

阮云欢、甄十一等人哪里肯放,自窗口追入,自门口追出,越过长街,自后疾赶。

淳于弘杰拔步飞奔,片刻不停向皇宫明德门奔去。一边拔步飞奔,一边扬声大喊,“开门!快开门!”而紧闭的宫门,没有一丝的动静。

淳于弘杰暗暗心惊,咬牙喝道,“快开门,本王是平阳王,快快开门!”

话音刚落,但闻明德门上方,五凤楼的大钟突然敲响,“当……当……当……”一连九声长鸣,远远的送了出去。

一时间,不管是奔逃的人,还是追杀的人,尽数停住,仰头向五凤楼上望来。

钟声九响,一代帝王殒落!

大邺皇帝,淳于弘仁,驾崩!

一时间,满城皆寂,厮杀中的兵马,离乱中的百姓,皆不由自主,向明德门外集来,仰首望着高高的五凤楼。

钟声,悠悠隐去,五凤楼上,一条俊挺身影,身穿紫色蟒袍,慢慢自垛口后现出身来,乌眸向下慢慢望去,淡淡道,“平阳王淳于弘杰举兵谋反,给朕拿下!”

一声令下,但见明德门骤然大开,一队兵马杀出,顿时将淳于弘杰围在当中。

“淳于信!”淳于弘杰失声惊呼,咬牙道,“淳于信,你……你刚才说什么?”五凤楼上的人,竟然是两日前就已被骗出城的齐王淳于信!而此刻,他竟然就出现在皇宫里,还口称……朕!

他说“朕”!他居然自称“朕”!

淳于信微微一默,慢慢自袖中取出一卷圣旨,淡淡道,“先帝驾崩,朕奉先帝遗诏继位!”说到“先帝驾崩”四字,乌眸中终于露出一抹悲切,侧过头,望着西方渐沉的夕阳。

一代英主的殒落,就如这夕阳一样,灿烂,辉煌,却也……美到夺目!

“不!本王不信!”淳于弘信大吼,向上一指,喝道,“淳于信,你敢徼诏谋夺天下!”

“是真的!”另一个平和的声音响起,另一条俊挺的身影慢慢现出,立在淳于信身后,说道,“本王做证!父皇早已拟好圣旨,方才弥留之际,交到本王手里!”

在他身后,定国公汤老将军,靖安侯公孙明远,禁军统领公孙克,忠勇将军公孙乾均慢慢随上,分立二人身后。再接着,公孙克、公孙乾之间,一人慢慢挤了进来,立在淳于顺身侧,唇含慵懒笑意,神色倦倦,竟然是一年多没有消息的邵二公子邵毅丰。

就在众人惊怔间,但见大开的明德门内,六皇子淳于坚一袭朝服,大步而出,身后随着的,是大邺朝半数的朝臣。

“端王!”淳于弘杰瞳孔一缩,向他戳指骂道,“你这个出尔反尔的小人!”此一刻,纵然再蠢,也已明白,不但自己上了端王淳于顺的大当,齐王淳于信,也是早已布下天罗地网,只等这一刻!

淳于顺向他一望,并不多言,只是慢慢转身,对着淳于信掀袍跪倒,说道,“臣叩见新皇,万岁万万岁!”

他这一跪,城上定国公、公孙明远、公孙兄弟等人,城下淳于坚率一众朝臣,以及公孙宁、甄十一等人也跟着跪下,大声道,“臣叩见新皇,万岁万万岁!”

在公孙宁、甄十一身后,追随而来的陈留数千兵马也随却跪倒,轰然喝道,“叩见新皇,万岁万万岁!”

皇室争斗,百姓自然知之不详,但此刻见五凤楼上,立着的是威名远播,功勋卓著的齐王殿下,又哪里有半分怀疑,均不禁跟着跪倒,纷纷说道,“草民叩见新皇,万岁万万岁!”

“叩见新皇,万岁万万岁!”

“……”

一波一波的声音,远远的传了出去。片刻间,下方立着的,唯有随平阳王淳于弘杰一同谋反的将士,和宁王辖下的兵马。

淳于弘杰眼见大势已去,双拳紧握,咬牙道,“淳于信,本王不服!”

淳于信垂眸,向他淡淡而望,说道,“淳于弘杰素来横行不法,欺压良善,身受皇恩,不思报效,如今竟敢勾结朝臣,举兵谋反,杀!”

一个“杀”字出口,还不等淳于弘杰出声,身侧禁军已刀枪齐出,一瞬间将他剁为肉泥。

立而不跪的叛军见状,齐齐惊的心惊肉跳,身体颤颤,想要拔步逃走,却偏偏动弹不了分毫。

淳于信乌眸冷冷,一瞬不眨,淡淡道,“平阳王犯上作乱,其罪当诛!只是朕新登帝位,大赦天下,从犯只要即刻归降,饶尔等不死!”

带有金属回声的声音,已没有了平日的清润,却是身为帝王的威严冷冽。

场中众人震慑,两方叛将都是面面相觑,眼望着瞬间变成一堆肉泥的淳于弘杰,平阳王部下群龙无首,最先支撑不住,但闻“当啷!当啷……”声响,手中兵器纷纷落地,众兵将慢慢跪倒,说道,“罪臣叩见新皇,万岁万岁岁!”最先是稀稀落落的声音,随后越来越密集,呼啦啦,又跪倒一片。

一时间,诺大广场上,只余宁王部下仓皇而立,望着身周跪拜的群臣百姓,不知道何去何从。

静默之中,但见上立的君王乌眸一沉,说道,“宁王谋逆,尚未归案,即刻封城大搜,若有反抗,当场诛杀!”

“是!皇上!”身后公孙兄弟齐齐领旨。

这是先杀皇叔,再诛皇兄啊!

而下方六皇子将手一挥,众禁军已向宁王所部行去。宁王下属终于脸色大变,互视几眼,便有人将兵刃一抛,俯身跪倒,大声道,“罪臣叩见新皇,万岁万万岁!”一人领头,旁人再难坚持,也跟着抛下兵刃,伏跪于地。

一场叛乱,日出开始,日落结束,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阮云欢仰首而视,夕阳最后的一抹余辉,落在城楼那条俊挺的人影之上,镀上一层金色光辉。一时间,竟分不清他是人?是神?还是谪仙降世?

淳于信目光由远向近移回,落在城下女子身上,微挑唇角,扬声道,“朕新登大宝,即日立睿敏郡主阮云欢为后,与朕同一日举行大礼,钦此!”

金口御言,当众宣旨。

在大邺官室之间,齐王妃素有狠毒之名,而在民间,阮云欢江州赈灾,济宁救难,边关应急,均有遗惠。众百姓一听“睿敏郡主”四字,97豆奶最新地址立时欢呼声起,大声道,“参见皇后,千岁千千岁!”

公孙明远、公孙宁等人更是面露笑容,一同俯身磕头,说道,“参见皇后,千岁千千岁!”

淳于信俯首,向城下人儿凝视,慢慢伸手,探手向她伸来,唤道,“云欢,皇后!”

城上城下,一时间一片寂静,无数道目光,皆是凝在城上城下,两个遥遥相对的人身上。

阮云欢微微抿唇,浅浅笑起,踏过淳于弘杰溅洒的鲜血,穿过明德门,踏入皇宫。

城下众人尽皆摒息,仰首向五凤楼上望去。但见那新立的君王慢慢转身,隔了片刻,女子的身影在五凤楼上现出,向着淳于信盈盈行下礼去,说道,“臣妾多谢皇上,万岁万万岁!”

“平身!”淳于信伸手扶她起身,与她携手而立。

风吹起,带起二人的衣袂,宛如一对临世的仙人,令人平添景仰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