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别说她还背叛他,真的太过分了。

越想,越是难过,眼泪便有些崩不住,她搂上他的腰,身体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背。

“小兰。”江滔感觉妻子真的很不正常,莫名跟他出差,对他更体贴更亲密,当然这事好事,他也一直想和妻子改善关系。

“老公。”

江滔轻轻拉开她的手,转过头看她,见她脸上挂着泪珠,他用手抚上她的脸:“怎么又哭了。”

“老公太瘦了,太辛苦了。”叶兰难过的说。

“有很瘦吗?”江滔看看自己的身材,他的身材还行,好歹还有几块腹肌。

“嗯太瘦了。”叶兰手放在他胸前,忍不住又把自己的脸贴过去。

江滔看她这么依赖自己,他大手环住她,亲了亲她的脸侧。叶兰却在他亲自己的时候,转过头去亲他的唇。

夫妻之间,之后的事就顺理成章了。

事后叶兰穿上轻薄的睡衣,趴在床头让丈夫给她吹头发。

江滔手里捏着妻子柔软的发丝,不时闻一下,还有淡淡的清香,是沐浴液的香味,但也有属于叶兰自己的香味。

粉嫩清新可爱少女明眸齿白

江滔第一次见叶兰就爱上她了,他从小到大就想要一个像叶兰这样柔软的小女人做妻子,他可以照顾她,为她挡风遮雨,她只需要依赖他就好。

想到这里,他凑到她颈侧亲了一下。

“痒呢!”叶兰缩了一下脖子。

“刚才也没见你说痒。”江滔忍不住逗她。

叶兰脸颊泛红,不接他的话。

吹完头发,江滔躺到她身侧,将妻子圈到怀里。

“老公,刚才我们好好。”

那种感觉太美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前世她曾在教练小黄身上有过,但是那个感觉跟现在完全不能比。跟江滔一起,fulao2主页才是真真正正从身体到心里的欢愉,从骨子里泛出来的快乐。

“嗯。”确实很好,江滔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饱足,这样的亲密甚过了以前的无数次。

“你喜欢吗?”她看他。

“很喜欢,非常喜欢。”他亲她的脸侧,如果不是明天要去了隔壁县,还要坐车,他还想再来一次。

叶兰很开心,这一刻她非常确定,她活过来了,她和老公有新的开始。

“睡吧,明天要早起。”江滔对妻子说。

叶兰也是真的累了,今天确实累了一天,刚才又消耗了大量的体力,睡意来袭便依偎在他怀里睡着了。

江滔凝视着妻子的睡颜,关掉了床头灯,搂着妻子入眠了。

次日一大早,叶兰先醒了,她睡在丈夫的怀里,一抬头就看到他的睡颜。江滔睡相特别好,也没有中年男人的打呼或者其他毛病,他睡着就是老老实实的睡着,还保持着搂着她的姿势,呼吸也平稳均匀。

叶兰看看窗外,窗帘间有光线进来,这会儿已经天亮了。

她心里甜的很,便去亲了一下丈夫的唇。

她亲了下,江滔就醒了,他也睡了个好觉,睁开眼就看到妻子的娇颜。

其实难怪马光达会常看她,叶兰是生的美,此时在她的怀里素着一张脸,但脸上还是满满的胶原蛋白,除了有浅浅的鱼尾纹之外,脸上不见皱纹,只有成熟女人的妩媚风情。

江滔小腹一紧,他紧紧锁着她的娇颜,吻上她的唇,

“老公!”他又想要了吗?他以前都不这样的,以前一晚上顶多一次,第二天早上绝不可能有的。

“再弄一次。”。

“你想弄就弄。”

……

两个人冲洗,换好了衣服,江滔让她休息,自己去整理,把两个人的行礼收拾好。今天他们要去隔壁县,晚上自然不会在这个酒店睡,必须收拾好东西。

刚收拾的差不多,就听到敲门声。

叶兰简单的护理,只涂了防晒和隔离,画了一下眉行,抹了点唇彩。

江滔去开门,见是马光达,他淡淡的说:“我们马上就好了。”

“我们去楼下吃早餐,然后车子就出发了。”马光达不敢再乱看。

“好。”

经过昨天晚上,江滔看马光达的眼神都冷了许多。拭问,哪个男人会喜欢另一个男人老盯着自己老婆看。

“行礼收拾好了吗?我帮你们把行礼拿下去。”马光达说。

江滔点点头,叶兰已经扎好头发,打理完毕了。

马光达还是不小心看了一眼,今天的叶兰好像更美了,今天连妆都没化,却更显妩媚动人。

“我拿行礼。”马光达立即移开眼,拿他们的行礼。

叶兰根本不把马光达看眼里,她挽着丈夫说:“老公,我肚子饿了。”

“我们这就下去吃早餐。”昨天晚上和今天早上也的确累着她了,现在听她的声音都哑了许多。

他们去吃早餐,酒店是自助餐,马光达给他们送行礼去了,江滔给妻子拿食物,两个人好像找到了从未有过的甜蜜味道,拿食物的时候都粘在一起。

马光达也上来吃早餐了,看到他们夫妻会在一起,叶兰挨着自己老公,吃东西都不忘着江滔,那模样经昨天还要甜蜜。

他们昨天晚上肯定干事了!

马光达立即推断,莫名的心里有些不爽气。

心想自己要是能干上叶兰这样的女人,得多么的爽利,哪怕是弄一次都行。

不过这女人不安分,只要自己找到她的把柄,肯定能把她弄到手。

想到这里,他心里舒坦点,这才拿着盘子端了食物过去。

叶兰先看到马光达,她神色淡淡的,再不看他。

江滔这才感觉到叶兰对马光达的不喜,但他又能明白过来,马光达老是有意无意的看她,她能高兴才怪。

头一回江滔想,他要跟老马谈一下,他当然知道马光达不可能对自己的妻子有什么想法,但是平时也要注意。

“阿滔,昨天晚上还睡的好吗?小兰在这酒店睡的习惯吗?”马光达一副关心的样子。

“还行。”江滔淡淡的回应。

叶兰根本不理马光达,她吃了半个鸡蛋,实在吃不下去了,便对老公说,“老公,我吃不下了。”

江滔看她碗里还有粥,鸡蛋半个,便拿过来接着吃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