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有什么话要说,淮阳王妃也不会不顾外头那么冷的天儿还把心尖肉一般的明月郡主给遣出去受冻。当然,会这么刻意的避开明月郡主,想必接下来淮阳王妃想要说的,十有八九也是与她有关。

而眼下,唯一会牵扯到明月郡主的,也就只有她的婚事了。

“臣妾想说的,想必太后娘娘也猜到了。”淮阳王妃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柔声开口道:“正是明月的婚事。”

“哀家听说,先帝之前是有意给明月郡主指婚的。”事情已经挑明到这个份儿上,安素素也索性不再藏着掖着了,她点了点头,很果断的就承认了下来:“难道,王妃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淮阳王妃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下定决心开口道:“没错,臣妾这次来见太后,确实是来请罪的。”

“请罪?”淮阳王妃的态度这般变化,让安素素一时还真有些琢磨不透了,难道不是来提条件逼婚的吗?怎么这会儿听起来倒像是要悔婚的样子?

“是,臣妾想请太后转告陛下,虽然先帝曾经提过要将明月指给陛下为皇子妃,可,可毕竟没有下过明旨,臣妾斗胆,可否,可否许明月另行婚配?”

“!!王妃的意思是,淮阳王府要拒婚?”纵使已经有了些准备,可真的听到了心中的猜测变成了现实,还是让安素素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愣愣的看着眼前一脸诚惶诚恐的淮阳王妃,并不像是试探玩笑,难道是真的?!

“娘娘,想必您方才也见到明月了,虽然明月对陛下一直怀有情意,可那毕竟不过是一面之缘带来的些许念想罢了;明月的性子太过直爽跳脱,根本就不适合在京中生存,就更别提是入宫当母仪天下的皇后了。”见最难的话已经说出口,接下来的解释淮阳王妃也便没了先初的那般顾忌,说得也就顺畅流利多了。

“臣妾和王爷就明月一个女儿,臣妾并不求明月的未来能够大富大贵,臣妾只希望她的未来能够平安顺遂,安稳无忧;臣妾知道臣妾此番向太后提出这个请求可谓是无礼,但,但臣妾作为一个母亲,实在是,实在是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让明月去面对一个她完全的不熟悉的陌生环境,去挣扎去痛苦。”

“臣妾来的时候,王爷便已经交代臣妾,淮阳王府愿意无条件的效忠陛下,任由陛下差遣;只唯有这一个请求,还请太后准允。”说话间,淮阳王妃已经重重的朝着安素素福身下去,大有她不答应便不起身的态度。

红衣女子初秋农村外拍

虽然淮阳王府的这个决定正中了安素素她们的下怀,让之前还为难着他的烦恼迎刃而解,可是听到淮阳王妃话里对宫祈麟的怀疑和不信任,安素素难免还是有些心里不痛快,脸色也不由得难看了起来:“这么说,王妃是觉得,皇帝不是个可以倚靠的良配喽?”

对于安素素的不悦,淮阳王妃的反应并不见半分慌乱,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笃定的开口道:“臣妾不敢,只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对于陛下心仪之人来说,他必然是天下最无可挑剔的良人;只不过,那个人却并不是明月。”无须登录的黄直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