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很安静。

云相思看到卫生间里新出现的红色漱口杯,耸耸肩,拿过来慢慢刷着牙。

眼睛随意地往旁边一扫,刷牙的动作停顿了下。

她眯眼看过去,晾衣绳依旧挂满衣裳,每件之间间距相差无几,仿佛用尺子计量过似的。

她忍不住轻笑出声。

魏安然把他自己的衣服收走也算了,竟然还特意将剩下的衣服,稍微拉大间距摆放好。这种掩耳盗铃的小心机,显得十分可爱。

她多看了宽大的红色背心跟短裤一眼,虽然款式在她眼里十分乏善可陈,可也是她实打实的内衣。真想看看魏安然挪动它们的时候,那张晒不黑的冷峻面孔,到底是什么样的表情。

云相思好心情地又哼起歌,对这位同居室友少了些排斥。

毕竟,人家已经表现出足够的自律与抗拒,她也不好再吹毛求疵,鸠占鹊巢。

她也想起另外一个可能。或许魏安然是气得不想看见她,包袱款款离家出走了也说不定。他都做到连长了,部队里肯定有自己的办公室跟宿舍吧?

这样更好了。怕只怕这位冷静过头的年轻连长同志,回过味来,浅浅应用下载网址又要将她送回去,来个眼不见为净。那对她的逆袭计划可十分不利了。得抓紧时间站稳脚跟啊!

云相思洗漱完,回到卧室,一眼看到桌子的药盒,还有喝剩下的小半杯水。

妹纸可爱女仆装带你游江南

拿起药盒一看,安乃近,是她没吃过的药物,看说明是解热镇痛的。

云相思诧异地挑眉,下意识地抬手去摸脑后的伤口,突然留意到手腕的淡淡淤青。

呃,这个是,家暴?

云相思满头黑线,记起那个模糊不清的梦境。

好像是她正睡着,身体又习惯性地发烧。有人吵闹着影响她睡觉,她心情不好,然后做了些什么?

记忆断片,云相思眨眨眼,心虚地将手里的药盒放下。

拉开抽屉,找到备用钥匙,还有两块多钱。

她稀地将钱一一摆在桌子,兴致勃勃地观看,一脸“可是见着活的了”的夸张表情。

魏安然推门进来,见到她这副双眼放光的财迷表情,冷哼一声,扭头出去了。

云相思眨眨眼,真是见鬼了,这男人怎么走路不带声音的!

“身体好了出去多走走,总躺在床,好人也给躺废了。”

魏安然听见她慢慢悠悠的脚步声,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将手里拎着的饭盒放在桌。

“给你打了些小米粥,还有素馅包子。身体怎么样,还烧不烧?”

云相思拉开椅子坐下,双手托腮,仰着头看他,兴味盎然的,手指忍不住在手感爆好的肉肉弹按着。

魏安然咬咬牙,将手里的小铁勺往长方形的铝制饭盒里一扔,发出当的一声。

云相思挑挑眉,缓缓笑了。还真以为这位已经得道成仙,没脾气呢。

“你笑什么!身体病着送你去医院,死活闹着不肯呆!我告诉你,这里可是部队,将你那套一哭二闹三吊的撒泼把戏收起来,不管用的!”

云相思听着魏安然气急败坏的训斥,慢条斯理地卷起长长的袖口,将那明显的淤青大咧咧地晃一晃。

魏安然顿时一噎,脸色青白变换,又狠狠咬咬牙,低声咕哝一句。

“什么?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云相思将右手附在耳后,侧头靠近他,装模作样地笑问一句。

魏安然狠狠一握拳,发出清脆的骨骼噼啪声,倒是小小吓了云相思一跳。

他看着鼓颊瘪嘴,老实端坐的云相思,心里怒火硬生生被压下,刺刺挠挠地烧,整个人烦躁不已!

“对不起,不小心伤到你了。”

他做下深呼吸,平静而清楚地道歉。

云相思下意识地嘟嘴,不在意地一摆手。

“没关系,你也是照顾我嘛。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我对医院有阴影,下次可千万别送我进那鬼地方了。”

魏安然皱眉,想起她激烈到类似拼命的挣扎抗拒,沉默。

“你怎么会说普通话?”

出其不意的一个问题,打得云相思措手不及。

“呃,之前住院听一位神气的护士这样说话,我看大家都羡慕得不行,跟着学了几句。怎么样,学得像不像?”

何止是像,简直不能更标准!

魏安然深看她一眼,对她的精明有了更深的认识,心里头转悠三天的想法也终于有了结论。

他搬来一把折叠椅,坐在她对面,示意她吃饭。

“趁热吃。不想去医院,好好保重身体,还要多锻炼,不能贪懒。”

“你吃了没?一起吃吧。”云相思见自己轻松过关,心情飞扬,看对面的魏安然更顺眼了点,招呼他共进早餐。

“我在食堂吃过了。”

魏安然拒绝她的好意,有点意外地看着她细嚼慢咽的斯吃相。他以为,以她的嘴馋,又饿了几天没好好吃饭,会吃得狼吞虎咽的,至少也该是农村里大口吃饭的爽快吃相。这可实在是,违和。

不过他倒也见怪不怪。常言道,女大十八变,她本来精明会算计,或许是在他面前刻意装出来的?还故意学别人说普通话。

心里半是嫌弃,半是被异性爱慕用心追求的虚荣,魏安然暗自哂笑,他哪有空想这些风花雪月婆婆妈妈的事情!这个云相思太厉害了,不动声色地影响腐蚀软化了他!他得提高警惕,坚定革命思想不动摇!

“咳。”他下意识地咳嗽一声,摆出开会时候的严肃面孔。

“云相思同志。”

“到。”云相思刚好咽下嘴里的包子,调皮地应了一声,冲他皱皱鼻子做个鬼脸。“请魏连长同志指示。”

魏安然又咬了咬牙,烦躁地抓一把短短的头发,叹口气,放松坐姿,不住在心底提醒自己,对面这个嬉皮笑脸的女人是他未婚妻,不是他手底下那群混不吝的大头兵!他不能随便骂,更不能罚她出去负重跑十公里!

“云相思,咱们需要好好谈谈。”

云相思配合地点点头,喝下半勺稀粥,一双大眼饶有兴趣地正视着他。

情形好像她想象得要好,挺有趣的。